访谈录|石飞:寓言引领我走上了写作路
2017-08-23 11:33:41
  • 0
  • 1
  • 8
  • 0

小编的话

在跟石老师的接触过程中感触最深的就是石老师对工作对文字严谨认真的态度。打开石老师回复的文章,除了回答访谈问题的内容外,文章最上端有石老师自己总结的标题,标题后面的括号里备注了文章的字数,标题下面标注着“答博客中国网记者”,并配上了小段自己写的导语,文章的末尾也对应了几句结束语和写这篇文章的时间,所有细节无不透露出石老师细心且一丝不苟的做事态度,让人心生敬意。

作家石飞简介

石飞,江苏徐州人。1966届高中毕业,函大中文本科,副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2014年被该会授予贡献奖。1980年起从事业余文学创作,已发表寓言、杂文、随笔、小说、散文等作品600多万字。1986年出版第1本作品集,迄今已出版作品集16本。主编出版各类文学作品选集60多本,作品获国家及地方奖项数十次。


访谈正文

小编:您为什么会对寓言感兴趣?为何想要做寓言创作呢?

石飞:我对寓言的兴趣,缘于儿童时代爱听故事。上世纪50年代中期,我读初小。那时已经合作化了,人和地都归了农业社。社有社屋,一边是粮食保管室,一边是牛舍。那年月,夕亮一尽,满眼黢黑,没电没火,更无任何娱乐,除了聚在一堆穷侃解闷,就是闭门钻被窝。所以两间牛舍是最好的去处,到了晚上大人小孩凑到那里捣贫嘴,臭哄哄的牛粪气味中,却蕴含着欢乐,从那里我听来很多故事。

待到念中学时,课本上的寓言,不少都能和牛舍里听来的故事对上号,譬如《愚公移山》、《滥竽充数》、《拔苗助长》等等。于是,我对寓言的兴趣更大,经常到县图书馆借这类书读,并且写读书笔记。有的读书笔记就是一篇寓言。外国的寓言也读,如《伊索寓言》、《拉封丹寓言》、《莱辛寓言》等。古今中外的优秀寓言给我的影响是深刻的,以致在我后来的不少文章中经常使用寓言典故。

爱好文学,梦想当作家,是我青少年时代的梦。虽然寓言在我的脑海里植根很深,创作并非始于寓言。因为工作紧张,时间零碎,较长的文章不易脱手,就写篇幅短小的寓言故事,有时一天可以写二三篇。写了能发表,积极性更高,一发而不可收。在1980年初至1984年底的短短5年间,我创作寓言了700多篇,多数散发于各地报刊。从1986年起,先后在山东明天、甘肃少儿、中国国际广播、宁夏人民、花山文艺等出版社出版寓言集8本。

 

小编:现在很多人都更愿意选择时下比较火的文体进行创作,那您坚持做寓言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石飞:创作需要动力,动力也可以理解为目的。这不仅止于寓言,其他任何体裁文学创作概莫如此。在这方面,人各有志,写作目的不尽相同。有的为“稻粮”,有的为名声,有的为仕途,有的为道义……我的创作动力可归结为两个字,即“表达”。我在杂文集《石头说话》的“自序”中有这样的表述:我很羡慕某些写家‘玩文章’、‘玩文学’的本事,鸡鸣狗盗、哈欠放屁皆可为文,而且写的是那样地轻松愉快,潇洒惬意,还能大把赚钱。我生就缺乏这种基因,没这种本事,也不屑去学,这也是秉性使然。

自打写第一篇文章起,我就神差鬼领、莫名其妙地误入了‘使命感’的歧途。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把写作当作赚钱获名的手段,工资能勉强养家糊口足矣,不奢望靠文章捞外快发财;至于虚名嘛,压根儿就未曾想过,‘灯火阑珊’是去处。我历来把发表文章看作是“嫁思想”,文章发表了,思想嫁出去了,倒付稿酬也乐意。”表达的欲望,就是我寓言创作的动力。

小编:您创作寓言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石飞:我寓言创作的灵感来源于现实社会生活对我的刺激。这种刺激,抑或是偶发的一件小事,抑或是别人不经意的一句话,抑或是突然展现在眼前的一个场景,抑或是睡梦中的一个幻觉。不仅是寓言,其他文体创作的灵感亦如是。灵感的产生是随时随地的,一闪即逝的,事后很难再追忆起来。有了灵感必须当即记下,因此我经常在手掌上记下关键的个把字,回到办公室或家里再将其整理成纲,或者拟出题目。

譬如,在一次饭局上,某领导谈其属下一干部的看法时,说他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缺心眼,经常当众提领导意见,灰领导的面子,无知无识,还抱怨不重用他,八辈子也不可能提拔这种人。我当时感触很深,悄悄地掏出水笔在掌心上写下“缺心眼”3个字。后来据此“灵感”写了寓言《虎王脸上有灰》,虎王脸上有灰,是不可以当众指出的。多家报刊发表,后收入《石飞寓言选》。


小编:能否讲一个您印象最深刻的一则寓言创作的背景故事?

石飞:寓言文体的特征,多为讽刺、教谕、劝戒。寓言故事的主人公,有的是人,更多的是动物、植物或无生物。基本上都采用拟人手法,非人的角色都赋予了人的属性,有思想,会言语。所以,在我的寓言中,即便是动植物和无生物均使用代词“他”或“她”,而不用“它”,以令其人性化更明显。若同一篇作品中,人与动植物或无生物同台演戏,那就要用“他”(“她”)和“它”予以区别了。

总而言之,寓言作品所揭示的是人类社会的生态万象,其讽刺、教谕、劝戒的对象是人,是对人类现实的抑恶扬善。所以说,每一篇寓言的产生都应该有其独特的写作背景。我所写的近千篇寓言,随意择出其中某一篇什,我都能说出它的创作背景,甚至点出是针对某某人或某某事而写的。要说印象最深刻的,当属《麻雀平反》,该寓言讽刺了自私、狭隘、等级观念,后收入了寓言集《找不到泉水的老牛》。现将该篇寓言删节摘录如下:

  20世纪50年代中期,神州大地的麻雀曾经遭受一场浩劫。由于人的无知和偏见,麻雀被错划为“四害”之一,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打响了声势浩大的剿灭麻雀的人民战争……

  人是万物之灵,鸟王国立即效法。于是麻雀很快被剥夺鸟民身份,打入另类,沦为鸟王国的专政对象。从前一贯与麻雀称兄道弟平起平坐同属弱势鸟类的乌燕、黄鹂、叽哩等忽然间都高升了一个等级,变成了麻雀的主宰……

  数年过后,经过科学家对848号麻雀标本解嗉剖胃论证,作出结论:“麻雀以捕食庄稼害虫为主,不属害鸟”,剿灭麻雀的人民战争得以终止。既然制造麻雀冤案的万物之灵已经给麻雀平反了,鸟王国也顺势而行,立即恢复麻雀的鸟民身份。这一决定迅速引起乌燕、黄鹂、叽哩等弱势鸟类的不满,一群群一伙伙地纷纷到鸟王府门前示威……

  对于乌燕、黄鹂、叽哩们的抗议行动,鸟王百思不解,传来三族鸟类代表询问。鸟王问:“你们与麻雀朝夕相处,麻雀平日吃什么,你们最清楚。你们实话实说,麻雀是不是害鸟?”

  三族鸟类代表同声回答:“不是害鸟。”

  “那你们为什么还反对给麻雀平反?”鸟王问。

  三族鸟类代表又同声回答:“麻雀一旦恢复鸟民身份,就与大家平等了,我们就没有垫背的了……”

  鸟王震怒不已,忿忿地痛斥:“总想高一等,就希望有垫背的,真不知羞耻!”

小编:很多人会觉得寓言就是给小朋友看的东西,对此您认同吗?

石飞:寓言是一个文体的大概念,将寓言统归于儿童文学,或把寓言视为孩子们的专利,是一种误区或曰偏见。寓言与其他文学样式一样,有些是专为孩子写的,譬如儿童小说,儿童诗歌,儿童散文,儿童戏剧,等等。寓言也如此,有儿童寓言,还有学龄前的低幼寓言。但是,面广量大的寓言还是写给成年人看的,因为寓言一般都蕴含有趣的故事,孩子们喜欢故事,所以成人寓言小朋友也乐意看,只是有的寓意过于深,孩子们理解不了,需要大人解读。总体来说,寓言是一种老少咸宜,适合不同群体的文学品种。

小编:在古今中外那些经典的寓言故事里,您最喜欢的是哪一个?为什么?

石飞:古今中外经典寓言故事很多,最喜欢哪一个,不好讲,“最喜欢”的何止一二个、十几个?不过,我是最喜中国古代成语故事的,其中许多篇什出自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典籍,譬如《列子·汤问》中的《愚公移山》,《韩非子·内储说上》中的《滥竽充数》,《孟子·公孙丑上》中的《拔苗助长》,《孟子·告子》中的《杯水车薪》,《韩非子·内储说上》中的《三人成虎》,等等。我曾选取部分著名的中国古代成语故事,与时俱进地予以引申或反说、侧释,创作了寓言集《成语故事新编》,1991年5月由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出版。本次众筹的《母鸡孵蛇》寓言集里,第六辑的《旧瓶新酒》中的7篇,均属中国古代成语故事新编。

小编:您在生活中还有哪些除了文学以外的其他小爱好呢?

石飞:实事求是地说,我属于那种不灵光的人,甚至于有些笨拙,但我是认真的人,对于写作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我喜欢安静,能够座得住,可以连续码字一天不起身。除了读书和写作,我基本上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现下社会,“掼蛋”、“搓麻”成风,而我却连“掼蛋”是啥意思,麻将牌的叫法都不知道。对扑克,能认识点子,却连“40分”也不会打。至于手机、电脑游戏,我一听就烦,从来未玩过一次,且以为高深莫测得很。有些朋友说我活得太乏味枯燥。我承认,又不承认,因为只要键盘一敲,所有烦恼顿时烟消云散。

小编: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这次众筹的《母鸡孵蛇》这本书,以及做这本书的目的?

石飞:众筹出书,是新生事物,过去未听说过,看了网上的介绍,依然莫名其妙。直到后来博客中国出版中心编辑的耐心解释,我才有些明白。不管怎么说,在当前出书难的背景下,众筹出书给需要出书的作者增加了一条新途径,应该说是好事情。

说到我众筹出版《母鸡孵蛇》的目的,需要先介绍一下著名画家王培堃先生。王老师年近8旬,画坛前辈,声名显赫。擅长漫画、连环画、水彩、粉画。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连环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连环、漫画分会理事,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科学美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广西柳州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柳州画院顾问兼连环画艺术委员会主任,柳州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出版画册、专著200多种。作品经常参加国内外重要画展,荣获众多奖项,其中《书童山》荣获日本国际书画大赛一等奖。

我与王老师初识于在徐州召开的江苏省杂文学会年期间,那是2009年5月25日。看了他与作家袁成兰合作的“杂文漫画展览”,甚是动心。交谈间,情投意合,于是我冒昧地说了句:“请王老师有空能为我的寓言配一些漫画吧。”他当即允诺:“可以,可以。”王老师是言而有信之人!在此之后,我寄去的91篇寓言,他一一配了精美的彩色漫画。

听朋友介绍,他漫画的市价,一幅要300多元,91幅当付好几万元的酬金啊!但是,他再在电话里一再表示,给你寓言配画纯属友情相赠,一分钱不要。在当下“一切向钱看”成为世风和共识的社会氛围中,如此看重情义,淡薄“孔方”,堪称凤毛麟角,何其高风亮节哉!我虽未花一分钱,这人情债可是重如泰山哇!这次参加众筹出书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把王老师的精美作品推向社会,让更多的读者能够领略到他的精湛的艺术品味。不然,则是我终生的憾事。


作品简介

石飞是中国当代寓言文学界颇有影响的作家,他创作和发表了大量的不同题材、不同风格的寓言作品。本书收入其寓言佳作91篇,分为“童心稚趣”、“益智明理”、“心灵点拨”、“世象百态”、“幽默斗趣”、“旧瓶新酒”六辑。著名漫画家王培堃为每一篇寓言专制了精美的彩色插图,可谓图文并茂,相得益彰。

石飞寓言两则

歌星青蛙的悲剧

青蛙是颇受欢迎的歌手。

在一次盛大的动物独唱音乐会上,青蛙演唱的《咕呱曲》荣获最佳奖。她从此一举成名,成了歌坛上一颗璀灿的明星。

“既然大家如此喜欢《咕呱曲》,今后我就只唱这支歌儿好了。”青蛙暗自打定主意。

一天,青蛙举行独唱音乐会。她没唱别的歌曲,只翻来覆去地唱《咕呱曲》。一遍二遍,台下掌声如雷;三遍四遍,掌声稀落;五遍六遍,满场摇头唉叹;等她唱第十遍时,听众走光了。

从此,歌星青蛙冷落了。


干净的猪和脏猪

猪大多是不讲卫生的,泡泥浆,卧烂草,喝臭水。他们习惯脏,乐于脏。

 一天,一头干净的猪走近几头正在污泥浆里打滚的脏猪跟前,竟然引起了一阵嘲笑。

“瞧,来了个怪物!”

“身上连一点污泥都没有,太可笑了!”

“身上连一点臭味都没有,太可怜了!”

“他哪里像猪,一定是个妖精!”

“妖精来了!”

……

这头干净的猪叹息着,胆怯地躲开了。


《母鸡孵蛇》 石飞/著

点击链接购买

扫描下方二维码支持购买

博客中国名家书库

博客中国专栏作家在这十五年的成长过程中都会沉淀很多内容和故事,也发表了很多作品,吸引了很多粉丝。通过博客的传播形式,在各自的相关领域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每个博客人都在努力的发挥着自己作用,做一个真正的自己,成为具有影响力的名家。

博客中国一直赋予这样的使命:让更多有思想的人发表自己的作品,成为有影响力的名家。让我们共同分享自己的收获与感悟,理想与抱负,思想与文化。博客中国将共邀专栏作家一起共筑这伟大的理想,创建《博客中国百家书库》。我们将再次重新起航,开启互联网网络出版的新篇章。

http://publish.blogchina.com/524252713.html

书,是财富,也是智慧。欢迎想出书的朋友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publish@blogchina.com
联系电话:18510750649
博客中国2017中国诗歌助力计划公布

博客中国诗歌频道将为诗人们完成更宏大的诗歌愿望,为他们完成各种诗歌形式的仪式,让健康的、力量的、永远生长着生命血液的诗歌有温度地传播下去,我们将尽最大努力服务于诗人,服务于诗歌,为中国当代诗歌新起点打开起跑线,让我们和健康诗歌一起共同奔跑。

http://publish.blogchina.com/765427754.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