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只鸟飞过这个世界
2018-12-06 16:29:08
  • 0
  • 1
  • 58
  • 0

做一只鸟飞过这个世界(诗评)
——试析蓝珊诗歌情感的内在性

文/卢辉

“做一只鸟飞过这个世界”是蓝珊《你们真好》的一句诗,这让我想起泰戈尔的“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的心已经飞过”,这之间仿佛是一条连绵不断的心脉赐人的有限生命以最需要的东西:静思、凝神、明觉;温柔、安慰、寄怀。是的,作为精通圣经教义的蓝珊,她的诗很注重情感的内在性,即悲悯、音乐、神话等,可以这样说,她的情感的内在性充满了同情、善意、温柔一切真正属于诗意的东西,尤其是那神圣的、安慰的、温馨的、公正的、幸福的东西被她驾轻就熟的支配着,她的审美心境的情感内在性正是那种既激越又疏淡,既充满激情又富有柔情的情怀:“我向花要一朵/春天/我向夜晚要一束/星光/我的臂弯里沉睡了/一个冬天/在这个即将月圆的/秋日里/我的翅膀将轻轻张开/它们薄如蝉翼/又坚实如桨/不带一丝涟漪地/划向人生”(《预言》)

在蓝珊的许多诗行里,象她《预言》式的情感内在性,其本质又是一种诗意的栖居。照海德格尔的说法,人如何才能使栖居成为栖居?唯有诗化。诗化使栖居成为了栖居,诗化本是使栖居为栖居者。为此,蓝珊的情感内在性趋向神性,仰望神意之光,用神性来度量自身。正是这种度量使她跨越了大地和苍天之间的维向,进入神性的本质,从而敞亮了栖居的本来面貌:“一间屋子/发出光亮/那是一匹金色的绸缎/那是座落在你目光之上的圣殿/它在欲望的河流里被漂洗过了/花朵在骨节里咯咯作响/鸟的翅膀比你的梦更轻更薄/它带走了林子上空的叽叽喳喳的春天/别藏进那带刺的阴影里/甜蜜的雨水的嘴唇/正在到处寻找/被阳光涂抹得这样妖娆的/一片土地”(《屋子》)

蓝珊的情感内在性化又象是一种精神度量,即以神性来测度自己的留居。在神性逃遁的时代,碎片化、瞬息化的信息主宰着我们的精神生活,如何倾听诗人的吟咏,倾听神性的召唤了。蓝珊的诗为我们转达了神性即将到来的消息和问候,指引人们返归故乡的路径。所以,诗人歌唱大地与光,歌唱大自然的美景,歌唱“年岁”天使的时间季节赋予人的留居的时光,并以此昭示澄明的存在。正如她在《夏日无题》抒写的那样:“藏在三星堆后面的/藏在明亮而温柔的/光后面的/有着水苍玉般语言的/是神”。

卢辉,60后诗人,诗评人,媒体人,生于福州,祖籍大田,中国作协会员,高级编辑,三明学院兼职教授,特约主持《诗潮》杂志“中国诗歌龙虎榜”,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特邀点评人,编著《中国好诗歌》。上世纪80年代创立“福建三家巷”,参与《诗歌报》举办的全国诗歌群体大展。著有诗集《卢辉诗选》、《红色的碎片》、《七层纱》、《纸上的月亮》、《看得见的宽》及诗论集《诗歌的见证与辩解》。诗歌、诗论散见境内外各大刊物和年度选本。获得福建省政府文艺百花奖、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奖、《江南》杂志“奔马奖”、香港诗网络诗歌奖、中国广播影视大奖等,现居三明。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